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明月照远道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公主的臆想

第一百七十五章 公主的臆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宴会在夜色最浓时分结束,仲云王起身送客时,鹰鹫般的目光朝曹宗钰身侧一扫,见女儿紧紧偎依着,一身柔若无骨的娇弱模样,似是下一刻便要倒在曹世子怀里。曹世子面含微笑,目光也似有无尽怜爱之意。心中满意至极,笑得比迎客时更多了几分真诚。
  
  曹宗钰离开之时,感应到一双目光如蛇一般,一直粘贴在自己后背,湿滑阴冷。心生警讯,骤然回头,径直朝目光的源头看去。
  
  ——黑衣铁面人。
  
  仲云王介绍宾主时,对左侧素玛法师浓墨重彩,推崇备至,对右侧黑衣人却只是简单说了句,此乃吾国尊客。姓甚名谁,从何而来,一字不及。
  
  席间他也曾出言试探,铁面人却似是听不懂他的语言,只是一味朝他举杯,搞得他莫名其妙多喝了好几杯酒,一鼻子灰,只好偃旗息鼓。
  
  触及铁面人目光,曹宗钰再次浮起大片疑云:此人究竟是什么来历?是敌是友?
  
  来时众人虽并未明言,却都存了戒心,曹宗钰和尉迟德所带,皆为各自精锐亲信。张隐岱更是坐镇大营,众将士枕戈待旦,严阵以待。若是席间生变,顷刻之间,归义于阗联军便可挥师掩杀而来。
  
  谁知宴席结束得风平浪静,归去途中,更是多了好些莺声燕语,娇笑不断,全是仲云王所赠舞姬。赴宴之人人人有份,绝不落空,就连真寂大师都被硬塞了一个号称精通佛法的空行母。真寂大师沉默了一会儿,看了看上首素玛法师,居然便接受了,倒是让安舒小吃一惊。
  
  李若兰席上一直与她攀谈,此时也骑了马傍在她身边,与她说笑:“原来这位大师也是个趣人儿。佛法佛法,妙舌生花,也不耽误他老人家风流快活。”
  
  安舒与曹宗钰斗气时,常与商团往来,也跟真寂法师讨论过佛法,对他颇有几分心服。不肯接她这话头,反眨眨眼,取笑道:“尉迟太子软玉温香在侧,你倒不着急?”
  
  “大小姐这话真是奇怪,我着急什么?”李若兰真诧异,反问道:“这等场面应酬的事,哪家公子哥儿少得了?便是我哥哥那粗莽人,也有过几个这样的姬妾。他不耐烦哄人,事过之后,转手送人罢了。”上下打量安舒,倒似是不认识她的样子,笑道,“我向来觉得京城之中,当更是繁华风流,怎么大小姐竟有这样的念头?”
  
  安舒哑口无言,一时郁闷至极。正如李若兰所言,京城之中,这样的风气更是盛行。只今日第一次亲见,颇受震撼,以至于失言。
  
  看李若兰等人的情形,在西部边陲之地,这等情形,竟是不避女子的。果然是她见短识浅了。
  
  抬眼望一眼走在前方的男子们,曹宗钰身边那一抹裹着白色狐裘的身影异常扎眼,心情郁卒,余下路上,不复多言。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曹安康与尉迟娇同行,一路频频侧目。尉迟娇被她看得起疑,笑问:“你怎么总是看我?我脸上可是有什么东西?”
  
  “没有。只是,你今日笑得有些特别,”曹安康实事求是地回答,“从没见过你这样的笑容。”
  
  像是个做恶作剧没被人发现的小孩,笑容中有几许得意,又有几分心虚。
  
  尉迟娇给她说得一呆,忙收敛笑容,恢复成素日的端凝表情,却听到曹安康笑说:“上次李家小娘子不是建议你在兄长面前活泼生动些?刚才那笑,我觉着有几分这个意思呢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